<fieldset id='i097c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i097c'><strong id='i097c'></strong><small id='i097c'></small><button id='i097c'></button><li id='i097c'><noscript id='i097c'><big id='i097c'></big><dt id='i097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097c'><table id='i097c'><blockquote id='i097c'><tbody id='i097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097c'></u><kbd id='i097c'><kbd id='i097c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i097c'></i>
          <span id='i097c'></span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i097c'><em id='i097c'></em><td id='i097c'><div id='i097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097c'><big id='i097c'><big id='i097c'></big><legend id='i097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i id='i097c'><div id='i097c'><ins id='i097c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1. <dl id='i097c'></dl>

            <ins id='i097c'></in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i097c'><strong id='i097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深度影評丨“星戰”劇集《曼達洛人》旗開得勝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繼Netflix、Hulu、Amazon Prime等平臺之後,今年11月,蘋果的Apple TV+和迪士尼的Disney+也加入瞭“流媒體大戰”。

            特別是坐擁迪士尼、皮克斯、漫威、盧卡斯影業、國傢地理等眾多優質內容的Disney+,在上線的第一天訂閱人數迅速突破瞭1000萬,連帶迪士尼股價都上漲超過瞭7%。

            Disney+能有如此強大號召力,靠的是超級豪華的節目片單:500部電影,7500集電視劇集,以及10部專為平臺定制的全新原創電影、劇集等等。

            在這其中,就包括“星球大戰”系列的首部真人劇集《曼達洛人》。

            作為Disney+上線後的“拳頭產品”,更是許多觀眾心目中的影視“第一IP”,《曼達洛人》受到瞭全球粉絲的極大關註。

            從開播後各大打分平臺的口碑來看,這部劇穩瞭!

            為瞭讓該劇一炮而紅,迪士尼可謂不惜血本,《曼達洛人》每集成本都在1200萬美元以上,一季8集的投資就高達上億美元,許多A級大片都不一定追得上。

            迪士尼還組瞭一支“全明星主創團隊”為劇集保駕護航:拍攝多季《星球大戰:克隆人戰爭》的戴夫·菲洛尼,參與制作《風騷律師》《黑客軍團》等劇的黛博拉·周,《侏羅紀世界》的佈萊絲·霍華德,《雷神3》導演塔伊加·維迪提,以及我們熟悉的喬恩·費儒。

            喬恩本就是鐵桿星戰粉,參與過星戰動畫配音、與盧卡斯合過影,此次以編劇、導演、制片的身份打造星戰劇集,也算得償所願。

            如果《曼達洛人》最終大獲成功,對喬恩來說,其意義甚至可能不下於當年那部開創瞭“漫威電影宇宙”的《鋼鐵俠》。

            本劇主演佩德羅·帕斯卡大傢也不會陌生(《權力的遊戲》中的“紅毒蛇”奧柏倫,《毒梟》中的潘那特工),雖然《曼達洛人》中全程戴著頭盔,看不到他性感的小胡子,但一聽那磁性略帶憂鬱的聲音,就知道是他沒錯。

            從前兩集來看,擁有“電影質感”的《曼達洛人》確實表現優秀,無論是資深星戰迷還是零基礎的新觀眾都能獲得樂趣——別的不說,光是看人狠話不多的孤膽賞金獵人打打殺殺就很過癮瞭!

            超人氣種族

            曼達洛人是銀河系中以人類為主的“戰鬥民族”,相當於《龍珠》裡的賽亞人,歷史上的斯巴達人,驍勇善戰、聞名天下。

            許多觀眾對於“曼達洛人”的初識,源於《帝國反擊戰》中的賞金獵人波巴·費特。

            帶T字型護目鏡的頭盔,全身上下的金屬鎧甲,爆能槍+火箭彈+線鏢+噴氣背包等各式武器,以賞金獵人為職業……波巴·費特構成瞭我們對曼達洛人的第一印象。

            由於在星戰三部曲中獲得瞭高人氣,波巴和他的父親詹戈也出現在瞭星戰前傳三部曲中。

            《克隆人的進攻》裡,詹戈·費特還和歐比-旺打過一架。

            雖然費特父子的“曼達洛籍貫”存在爭議,但他們的盔甲都是曼達洛“經典款”。

            最為重要的是,當初銀河共和國秘密定制的第一支克隆人軍隊,其基因模板正是來自於詹戈,該軍隊盔甲的設計,顯然也是曼達洛式樣的魔改版本。

            關於曼達洛人的歷史就不長篇大論瞭,簡而言之,這個民族在盛極而衰後陷入瞭無休止的動蕩,曼達洛星更是一度被銀河帝國占領,歸化和反抗接連不斷。

            劇集《曼達洛人》的故事,發生在帝國淪陷與第一秩序出現之間,恰逢銀河帝國新敗、百廢待舉的亂世……

            歷經多年戰亂,不計其數的曼達洛人以賞金獵人或雇傭兵的身份,浪跡在銀河系的各個角落——主角曼達洛人沒有確切的姓名,但正邪難辨、武藝高強的獨行勇者形象,正是無數曼達洛人的縮影。

            情懷滿分

            迪士尼接手“星戰”系列後,已拍瞭兩部後傳電影和兩部外傳電影,口碑卻都不太理想……“星戰迷”也許是世界上最難伺候的一群粉絲,他們既要“原汁原味”,又想“推陳出新”。

            《曼達洛人》能受到如此好評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它兼顧瞭情懷與創新。

            比如背景中的自然環境,首集出場的兩個星球,多少都令人聯想到霍斯的冰天封雪地,以及塔圖因的長河落日圓,劇集在展現星球風光足夠壯闊的同時,也用新技術保證瞭畫面不至於簡陋。

            又比如曼達洛人交任務時,出現瞭人聲鼎沸、種族混居的街道,還有魚龍混雜、竊竊私語的酒吧——我相信該劇有很大比例的成本,投入到瞭設計、服裝、佈景、化妝等“刀刃”上去瞭,因為寥寥數秒十幾二十個短鏡頭,就出現瞭大量特色種族和機器人,喜歡摳細節的星戰迷絕對買賬。

            此外,還有不少觀眾熟悉的星戰元素,例如曼達洛人抓捕多名犯人後使用的“碳凝”技術,漢·索羅在《帝國反擊戰》中也享受過,他還以此形態被波巴·費特賣給瞭賈巴。

            又例如曼達洛人去接任務時,墻上出現瞭一個帶亮紅“眼球”的伸縮式門衛機器人驗證身份,當年在塔圖因賈巴的宮殿門口,也有這樣這樣一款門衛機器人,為C-3PO和R2-D2開瞭門。

            首集結尾,曼達洛人和賞金機器人IG-11大殺四方後的帥氣POSE,也與《帝國反擊戰》中波巴·費特和IG-88一起接受“黑武士”達斯·維德任務時的站位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

            首集最大爆點,當屬曼達洛人找到的目標,一個綠皮膚、大眼睛、長耳朵、裹在襁褓中的“50歲嬰兒”,正是大名鼎鼎的尤達大師的同族人。

            有趣的是,劇集以道具人偶(為主)的方式來展現瞭這個角色(要知道“星戰前傳”中全CG制作的尤達頗受粉絲詬病),《曼達洛人》此舉顯然更能還原“老星戰”的質感。

            賈瓦人與他們的沙漠履帶車出現在瞭第二集,曼達洛人離開不算太久,自己的飛船就被這個拾荒種族給搬得七七八八瞭……

            賈瓦人是《新希望》中最早登場的種族之一,放著“回收舊零件,舊飛船,舊機器人”的錄音廣播,以買賣廢舊物件維生,正是他們在塔圖因把捕獲的C-3PO和R2-D2賣給盧克,才有瞭之後一系列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《曼達洛人》的花式“寵粉”不僅僅體現在場景、種族和星戰元素上,更體現在隱蔽的細節裡。

            就像烏格瑙特人庫伊爾和曼達洛人騎佈勒格的動作,稍稍笨拙的“欠流暢感”,顯然是在模仿星戰三部曲裡“道具+後期”制作的、略顯幀數不夠的畫面感。

            盧克在霍斯騎“湯湯”時就是這種感覺。

            當然,如果《曼達洛人》一味還原老星戰電影,那就顯得狹隘和過時瞭。事實上,劇集在該使用CG特效的時候一點都不含糊,足夠令觀眾感受到這是一部2019年出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比如曼達洛人駕駛飛船擺脫拉文納克巨齒獸的一幕,擱幾十年前隻能用道具+近景+借位的方法緊巴巴地拍攝,現在則可以光明正大地用電腦特效和全景鏡頭好好展現,人、獸、船動靜之間一氣呵成。

            還比如賞金機器人IG-11“360度全方位無死角”旋轉式射擊的鏡頭畫面,雖然依舊是“星戰式”的槍戰場景,但如此流暢、連貫的鏡頭,放以前的星戰電影裡是絕對做不到的。

            過關斬將

            “硬件”幾乎完美,“軟件”也不含糊。

            《曼達洛人》選擇在劇本創作上先做減法,保證故事足夠簡單易懂,再一點點把其餘東西加進去。

            曼達洛人出場就是個寡言少語、原則性強的賞金獵人,為瞭獲得更豐厚的報酬,他從格裡夫·卡爾那兒接下瞭一件“見不得光”的任務,對方是帝國殘部,出手闊綽,光定金就甩出一塊珍貴的曼達洛鐵,並允諾事成之後會有更多。

            “在一段混亂時期之後,能恢復事物的自然秩序是極好的,你不同意嗎?”離開之前,帝國將領對曼達洛人說的這句話,似乎也預示瞭不久的將來“第一秩序”的崛起。

            用剛到手的這塊曼達洛鐵,是歷史上“絕地武士團”征戰曼達洛星時遺失的,曼達洛人回到族群聚集地後用它打造瞭一塊肩甲,富餘的部分被用來資助更多曼達洛孤兒,曼達洛人毫無異議,因為他自己就是孤兒。

            簡單一場戲,不僅提及瞭歷史,也漸漸開始刻畫、豐富主角的形象。

            從目前兩集來看,《曼達洛人》的劇情是以“西部冒險片+RPG遊戲”的模式推進的,再搭配許多經典要素和橋段的使用,盡管談不上多驚喜,但肯定不會令人乏味。

            曼達洛人在阿瓦拉7號行星遇到的庫伊爾,就是一位頗有魅力的配角,他會力所能及地幫助每一位來此執行任務的賞金獵人,精準、無私、不說廢話。

            對聞名於世的曼達洛人,庫伊爾有著更高的期許——想前往任務目的地就必須騎佈勒格,曼達洛人不想花心思馴獸、隻想用陸行艇或飛梭摩托時,庫伊爾用近乎苛刻的態度,提醒瞭他“祖先的榮耀”。

            之後曼達洛人闖龍潭虎穴的高潮戲堪稱一波三折:本想徐徐圖之,碰到IG-11打草驚蛇;本以為能和機器人繼續合作,由於對方接瞭“殺無赦”指令,隻能一槍幹掉。

            當小嬰兒徐徐抬起手與曼達洛人伸出的手指行將觸碰時,銀河系又一段偉大的傳說開始瞭。

            不過,這個嬰兒是顆燙手山芋……

            由於握有相同定位器的賞金獵人實在不少,曼達洛人必須時刻防備其他同行和別有用心的人前來搶奪。

            這裡不得不多提幾句這個50歲的無名小嬰兒,從一出場開始,他就啟動瞭“搶鏡模式”,抓青蛙、吞青蛙那一幕簡直萌出血。

            真就感覺,以後演“面冷心熱奶爸帶大眼萌娃”也完全能接受啊……

            當然,這嬰兒不止是可愛而已,曼達洛人為瞭贖回自己的零件裝備去找蛋時,被泥角獸虐得快沒命瞭,就在他以為必死無疑時,一邊的嬰兒使出瞭原力,硬生生抬起瞭泥角獸。

            在所有《星球大戰》相關作品裡,這一不知名種族的角色總共也沒出現過幾個(非資深考據黨隻要記住尤達就行瞭),每一個都是超長壽的強大原力敏感者,顯然這個嬰兒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看看尤達大師發功的樣子,是不是更有那味兒瞭?

            不過,貌似這個嬰兒對自己的力量還一無所知,使用原力更像是希望幫助他人的“本能”,而且他的原力還很弱,隻是抬瞭一會兒,就力竭昏睡過去瞭……

            不過這點時間,對於生死關頭實現反殺曼達洛人來說,已足夠瞭。

            殺死泥角獸,找到目標“蛋”,交給賈瓦人滿足他們的口腹之欲,贏回零件裝備,修復飛船……不願欠人情的曼達洛人一度想犒賞、雇傭庫伊爾,卻被對方一一拒絕。

            庫伊爾就像西部片裡那類看盡人間滄桑的長者一樣:歷經磨難終獲自由,鼎力相助僅為和平,冒險隻屬於仍是“冒險者”的你。

            營救已經完成,接著就應該交人領賞瞭……執行一個秘密任務,沒有得到答案,反而出現瞭更多秘密。

            伴隨著曼達洛人的疑惑和嬰兒的蘇醒,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下一集瞭!你呢?

            【本文首發於“神經電影局”,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